Land

留声机:

你比这山下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要美好。

无论你身在何处,请不要害怕孤身一人,我会来陪你。

【修伞】Another choice

桃花饼:

跟老师聊天聊出来的。


剧情有不合理之处,不要深究。


*又是伞哥存活的私设。




1、




叶修从嘉世出来的时候,雪下得很大。


对面网吧没开门,他瞅了一眼,继续把手揣口袋里朝前走,衣服是挺久以前买的,不太保暖,寒风里刺骨得很,不一会肩头就落满了雪。


屋漏偏逢连夜雨,马路上突然开过一辆车,飞溅起一地积水,洒了叶修半身。




没等叶修感慨,车上突然下来个人,隔远远就喊:“喂,那个……你还好吗?”


叶修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对方走过来,看到他的模样吓了一跳:“你这都快成雪人了吧,天这么冷你怎么还在路上走呢?要不先上我车,你家在哪,我送你过去?”


模样和十八岁比自然是变了,五官却是隔了多久都能认得出来。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这么巧的事情?


难不成苏沐秋除了沐澄还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兄弟?


呃……这种可能也不能排除,只是他现在也没法求证。




手脚几乎要冻僵,被人拖着进了车,里头开了暖气,温暖的让人根本不想出来。


“对了你家到底住哪?我这方向到底对不对啊?”


叶修把肩膀上的雪拂了拂:“恐怕你是开不去我家了。”


“为什么?”


“我没家。”


“哈?”对方一愣,显然不信,“你是不是跟家里闹别扭了啊,不过你都……”叶修的年龄实在和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有些差距,“……遇到麻烦了?”


叶修:“算是吧。”


“要不然……”对方咬咬牙,“这么晚了,你先到我家住下,等你找到能帮忙的朋友再……”


叶修笑了:“你就不怕我是骗子?”


还是说长这样的人都没什么戒心?


对方道:“被骗就被骗吧,我总不能真看你在这个天气里露宿街头吧。”




2、




啪。


灯亮了,眼前是属于单身男人整齐洁净的一居室。


对方随手打开空调,又从卧室里拿了一套衣服说:“先去把湿衣服换了吧,免得感冒。”又道,“我家没有客房啊,要住只能勉强你睡客厅的沙发床了,不过这沙发买来就是为了方便人睡的,我再给你加床垫被……”


叶修打断他:“没事,我不在意。”


同时一眼看到了摆在客厅正中的相框,照片里微笑的青年身后站了一对很和蔼的中年夫妇。


“啊,那是我爸妈,不过我大学毕业后他们俩就都出国了,你不用担心他们会过来。”




叶修看了好一会,才说:“他们似乎和你长得不太像?”


“这你都能看得出来?”对方摸了摸鼻子,惊讶道,“好吧,他们其实是我的养父母,我亲生父母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十八岁那年车祸被他们捡回来的,之前的事全都不记得了。他们人非常好,不过我大学毕业就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们了……哦,对,那车也是他们的,他们出国用不上就暂时借我了。”说着,他狡黠一笑,“其实我很穷的,所以不怕被你骗啊。”


叶修怔了足有一分钟,在消化这个信息量。


对方朝他伸出手:“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呢,我叫苏沐秋。”


叶修反复深呼吸几次,才让自己的手保持稳定握住那只手:“初次见面,我叫叶修。”




叶修想这算不算命运。


总让他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遇到这个人。




3、




叶修不太淡定,也不太冷静。


他打开苏沐秋的台式机,发现里面没有荣耀客户端,只好裹着被子熬着夜下客户端。


苏沐秋半夜起来上厕所,看着蓝盈盈的光,吓了一跳:“你干吗呢?”


叶修言简意赅:“下游戏。”


苏沐秋揉着眼睛:“噢噢噢,荣耀,我听过,是不是那个很火的?还有职业比赛的那个游戏?”


叶修转过头看他。


苏沐秋:“看我干什么?我很忙的,哪有时间打游戏啊?”他打了个呵欠,“要玩就玩吧,我明早还得起来上班,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叶修看着苏沐秋拐回卧室的背影,转动着手里君莫笑的账号卡,一时也不知该作何心情。




想了这么久的人就站在面前,却又觉得有点远。


还能干什么呢?继续打游戏吧。




4、




苏沐秋有心想让叶修好好找个工作,这么天天晨昏颠倒的打游戏也不是个事是吧?


他现在是不奇怪为什么叶修大冬夜出现在外面了,他觉得更奇怪的分明是自己。


一般来说,捡回一个不事生产的陌生人回家养应该都会觉得很麻烦,巴不得赶紧往外撵吧?


为什么他养得就这么顺手?


叶修也完全不跟他客气。


“苏沐秋同志,这么冷的天,你真的忍心我一个人孤零零呆在外面睡桥洞?”


不忍心。


怎么办,继续养呗。


还是说他其实本质是个圣父?


苏沐秋很发愁。


他也不是真的想赶叶修走,反正养叶修成本也不高,管够一日三餐,外加网费电费,叶修就能活得自得其乐。


只是苏沐秋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太堕落了,他觉得叶修应该过得更好一点——至少把身体养好点吧?




下班路上,苏沐秋决心一定要跟叶修摊牌,让他不能再这么沉迷网络,要出去工作,接触社会,自力更生,做一个积极向上的好青年。


想着,苏沐秋顺手给叶修带了份外卖,又买了件新外套——这是个意外,他只是路过优衣库,发现衣服在打折,卖得还挺便宜,想着叶修那件外套看起来旧旧的,也不太暖和,就鬼使神差付款了。


买完不禁有些后悔,他到底为什么要对叶修这么好啊?


不是说好让叶修自力更生的吗?




苏沐秋自我唾弃着回了家,叶修还在打游戏。


“哦,谢了。”叶修打开外卖盒就哼哧哼哧吃了起来,眼睛还盯着屏幕。


苏沐秋坐在他边上,思考要怎么开口。


憋了半天,把新外套递过去:“给你的,你那旧外套也该换了。”




叶修把眼睛从屏幕上挪开,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笑了:“谢谢。”顿了顿,他说,“那外套是旧了,不过我还挺喜欢的。”


“诶?”


“那是别人送的,他攒钱攒了很久才给我买的生日礼物。”叶修的眼眸垂下来,透出几分无端的温柔与怀念。


苏沐秋忽然有些不是滋味,他问:“是不是你女朋友给你买的?”


叶修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是啊。”




连叶修这样的人居然都能交到女朋友!


天理何容啊!


苏沐秋换了个坐姿,又问:“那你怎么不去找她?”


叶修笑着摇摇头:“人不在了啊。”


“分手了?”


苏沐秋问完,觉得自己的语气未免太轻快,于是连忙掉转口吻,“人要向前看,总会有更好的。”他忍不住又道,“你看起来不像那种特别放不下的人嘛。”




叶修就继续笑着说:“我也这么觉得。”


“本来呢,以为他死了,也就算了。后来发现他还活着,过的还不错,就不太想打扰,但是又有点不甘心,怎么办好呢?”


苏沐秋忍不住道:“你这个人可真纠结,看不出你居然还是个情种。”


叶修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还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




“严肃点严肃点。”苏沐秋看他笑得特别不顺眼,“人家现在还单身不?”


叶修说:“应该是单身。”


“那你怕什么!还喜欢就去追呗,被拒绝了再说啊……”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修:“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行啊,多少收拾收拾自己,剃个胡子换身衣服,精神点再说……不然哪个妹子看你这副样子都得跑啊。”他很实际地说,“而且现在搞对象越来越实在了,没个正经工作,没房没车,你让人家怎么跟你过啊?”


叶修收敛了笑容:“嗯,你说得对。”




5、




苏沐秋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成这样了。


他带着叶修去了理发店,理发师看着叶修的头发都露出了特别不忍的表情,最后足足洗了三趟才算满意,给他剪了个清爽但是不失时髦的发型,额前的刘海也吹出了点型。


之后两个人又拐去了男装店,给叶修换了一套休闲西装。


衬衣西裤一穿出来,登时整个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坐在镜子前的苏沐秋道:“背挺直点,表情有点精神,对……我靠,想不到你打扮打扮还挺有人样的嘛。”


叶修被折腾的够呛,对于苏沐秋的夸奖照单全收:“那是。”


他转头看苏沐秋,用手扯了扯领带口,有点雅痞的味道,眼眸一挑,问:“心动不?”


“去去去,少贫!”苏沐秋道:“要能一直这样再说吧!反正回去不出三天你又会打回原形。”


叶修对镜感伤:“想不到苏沐秋同志只喜欢我英俊时的模样。”


苏沐秋作势要吐。


叶修笑道:“不过我也真是好久没这么清爽了。”


“行了行了,就让你得意这一晚上吧……”


苏沐秋准备去结账,被叶修拦住,塞了他一张卡:“这单我自己买吧,总让你买也不好意思。”


你也会不好意思?


苏沐秋有心想损叶修几句,但这会又有些心情复杂。




叶修有钱了,是不是就代表会不在他这住了?


他没纠结太久,因为叶修先跟他摊牌了。


“我知道你想让我走。”


“我没……”


“不会在你这赖太久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叶修说,“之前的确是遇到点麻烦,不过现在算是解决了,我很快会搬出去……”


苏沐秋:“你不搬出去也行啊。”他小声道,“反正我也养习惯了。”


叶修笑了笑:“你总不能养我一辈子,对不对?”


苏沐秋心说,反正养你也不贵啊,我怎么就不能养你一辈子了?


但这话到底没说出口。


因为实在太奇怪了。


于是,苏沐秋也没说话,良久,才道:“是为了那个你喜欢的人?”


叶修愣了一下,说:“是啊。”


苏沐秋就更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又过了好一会,他说:“那姑娘这么好吗?”


叶修点点头:“嗯,非常好。”


“多好?”


叶修顿了顿,说:“我这辈子也再遇不到那么好的人了。”


苏沐秋的眼眶有点酸酸的。


叶修却像突然打开了话匣子,继续道:“第一次遇到他是我十六岁的时候,离家出走,在网吧里遇到他,他打游戏很厉害,跟我,嗯……伯仲之间吧,不服输一直跟我比,后来干脆把我带回家了。”


“……这姑娘胆子够大的。”


“确实胆子很大。他是个孤儿,和他妹妹一起住,也就跟我一般大,我还不知道人间疾苦的时候,他就一个人扛起了整个家。”


“我们有过很多愚蠢的约定,也觉得会这么一直下去,那时候三个人就是全世界。”


“虽然疾苦,但是非常开心。”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他的,但那时候年纪小,也就懵懵懂懂的,总觉得一切都还早。”


“人啊,总是在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知道一无所有。”




叶修望着远处,眼睛里有些放空的东西,很难去捕捉。


“……失去的这些年,我时常会想起他,也没什么原因,就是想起来。会有难过,但更多的是遗憾。”


“……没能表白,没能给他幸福。”


“是不是怪恶心的?”叶修转头看向苏沐秋,“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恶心的时候……喂,你不是哭了吧?”


苏沐秋揉眼睛:“哭你妹啊!追去吧!追不到别回来见我啊!”




6、




叶修真的走了。


苏沐秋也就感伤一下,失落一下,对着电脑发了一会呆。


发现叶修走之前连客户端都没给他卸载掉,太过分了,于是苏沐秋也去买了张荣耀账号卡,想知道这游戏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某个人沉迷至此。


苏沐秋为了考大学玩命学习了两年,读本科期间又各种勤工俭学,根本没时间去碰这些网络游戏,买电脑还是为了查资料交论文方便。


然而,从来没接触过,苏沐秋却发现自己玩起这个游戏来分外上手,简单的像是谁往他脑子里灌了游戏攻略似的。


进去玩了不到一星期,各大公会都向他抛来了橄榄枝。


苏沐秋心想,难道我真有这个天赋?


还是说,失去记忆前,他其实也……玩过这个游戏,看起来还玩得相当不错。




他有心想问叶修他这个水平在游戏里到底算怎样?


但叶修走了,连个手机号也没留——哦,他本来就没手机。




一年多后的某天。


苏沐秋开门回家,看到某个熟悉的人穿得人五人六坐在他的沙发上,身边还坐了个漂亮妹子。


苏沐秋内心一个“卧槽”。


那漂亮妹子看到他,显得比叶修还激动,上来就一把抱住了他,苏沐秋满脸茫然,努力推开妹子,对叶修说:“我靠,管管你女朋友啊!”


叶修无辜耸肩:“又不是我女朋友。”


苏沐秋一愣:“那个……你还没追到?”


叶修点头。




“还没追到你就敢往我家带!”苏沐秋抓狂,“你这什么心态啊……”


叶修挠了挠头,有点不太好意思:“其实是这样的。”


“我刚拿了国家冠军。”


“啊?”


“荣耀比赛的,呃,就是那个游戏。”


“……真的假的?”


“真的。”叶修从怀里取出个戒指,“喏,冠军戒指。”


苏沐秋接过,看着这个煞有介事的戒指,还有些闹不明白。




“之前跟你讲的故事还有个后续,你要听吗?”


苏沐秋愣愣道:“……你说。”


“原本我以为他已经死了,就算再遗憾也没用,但后来我发现他没死……”


“他和当年一样,还是非常善良,二话不说就收留了我,也不怕我是个骗子,我觉得这个人真的非常没戒心,担心,又有点放不下,因为我发现,自己还喜欢着他。”


“他失去了记忆,记不得和我在一起过的所有事情,但看起来过的不错……我一度想过就此消失,不再打扰他,其实我最初的愿望就是知道他过得好就行。”


“但人总是有私心的对不对?”


“就连他自己都鼓励我,我觉得我再不做点什么实在对不起这个天意。”


“但他说得对,我那时候确实有点落魄,还说什么给人幸福也太大言不惭。”


叶修笑着从怀里又拿出一张银行卡,道:“不过哥现在是国家冠军了,虽然还是没车没房,但还算有钱,所以……”


“苏沐秋同志,我喜欢你。”


“考虑考虑我呗。”




Fin.

【黑遍全联盟】谁说职业选手酒量差的?

白薠:

*其实吧,职业选手都特别能喝(雾)


*真的不是广告


*副队挡酒一把好手


*一家里不能没有能喝酒的


*你以为荣耀玩得好就行了吗


*不你错了他还想要找个能喝的


*喻黄方王林方周江昊翔双鬼双花韩张向,有的不很明显


1.


大概是叶修的一杯倒和孙哲平的三杯倒给了大家一些不可磨灭的印象。


没人会想到职业选手其实也是挺能喝的。


“这事不是靠基因的吗?”


方锐啪地打开易拉罐。


“老林他们家都不能喝。”


“平均水平也就半杯吧,当年我拿着一瓶雪花走了一圈,基本就没有站着的了。”


2.


“你这是去见家长了?”


叶修显然很会关注重点。


“把人家全家都喝倒了,你这家长见得很失败嘛。”


“滚滚滚,你懂什么。”


方锐翻了一个大白眼过去,脸上带着点骄傲。


“一家要有一个能喝的,这是基本配置。”


“老林他妈妈可喜欢我了。”


3.


“这个说真的,一个队是要有一个能喝的。”


张佳乐插进话题。


“在百花的时候,大孙那个三杯倒的属性我根本不敢让他喝酒。”


“喝了我还得把他扛回宿舍,死沉死沉的。”


感叹着,张佳乐也顺手打开一易拉罐,跟方锐碰了碰杯。


“我替他挡了多少酒啊,要不是乐爷我遗传的好,百花就完了。”


4.


“别太往自己脸上贴金啊,唐昊不行?”


叶修喝酒不行,挑事很行。


没想到唐昊却摇头了。


“我……”


唐昊斟酌了一下词句,在孙翔挑衅的目光下,他本来不会喝酒的话咽了下去,硬是改成了


“不如张佳乐前辈能喝。”


张佳乐深深地看了逞能的唐昊一眼,看在他叫前辈的份上不揭老底。


笑话,乐爷一个人,能喝十个唐昊加十个孙哲平。


走路还不打颤。


5.


黄少天一手一罐啤酒过来了。


“看样子你们这是正队都不能喝嘛一喝酒就让副队上,真是辛苦你们了,不过我也是你们中的一员啊,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一个组合,挡酒的副队们,联盟中的真男人,听起来就威武霸气,你们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方锐把喝空的易拉罐向后一扔,完美的抛物线,进了垃圾桶。


他拿过黄少天手里的一罐啤酒,不带丝毫感恩之心。


“也不是所有的副队都能喝酒,张副哦。”


方锐抬起下巴指了指站在不远处打电话的张新杰。


“张副那种,八成是喝酒的时候严肃拒绝说对身体不好坚决不喝,实在推不掉就让韩队替喝的人。”


6.


黄少天不敢苟同。


四期聚会的时候他是倒在张新杰前面的人。


张佳乐直接就笑出来了。


一口酒喷了方锐一整个衣袖。


“哈哈哈哈哈哈方锐你完了哈哈哈哈哈你竟然说新杰不会喝酒,老林没和你说过吗?”


张佳乐想起来了,林敬言一直都是五分钟之内倒下的那一个。


“说出来吓死你啊,”张佳乐夸张的比着手指“霸图领跑常规赛那次,我看着新杰对敬酒的来者不拒,青岛对瓶吹,一个人就下了半箱。”


“那也……不多啊。”


方锐刮目相看,但是跟自己比较,也不算多啊。


“那是因为十一点了,他睡觉去了!”


张佳乐撇嘴。


“我刚到霸图听到的为数不多的八卦内幕之一,就是张新杰——”


黄少天和方锐竖起耳朵,一旁的叶修竖起耳朵,旁听的一众也都竖起耳朵。


“张新杰在霸图夺冠那天晚上和韩队两个人喝完了三箱青岛,后来韩队喝多了,新杰把他扶回去的。”


“据说当时新杰还很清醒。”


7.


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同为四期黄金一代的李轩和肖时钦好像知道自己聚会结束是谁扶回宾馆的了。


“可是我记得,扶我的人不戴眼镜啊。”


肖时钦皱眉。


“当时我还留意了一下,想着第二天道谢。”


“那你现在道谢也不迟,”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人说话了


“我扶的,不用客气。”


8.


喻文州坐到黄少天旁边顺着黄少天的手喝黄少天的啤酒的时候。


大部分人都是有点懵的。


刚刚不是说黄少天是队里扛把子挡酒的副队吗?


难道喻文州不应该是像别人家的正队一样不到一瓶就倒下不省人事的吗?


你们俩怕不是假的南方人?


谁告诉你南方人就不能喝酒了?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你们不会以为队长不能喝酒吧?你们是不是傻啊我什么时候说过队长不能喝酒啊,我给队长挡酒是因为队长他不爱喝啤酒啊,队长还是很能喝的好不好。”


经过张新杰的例子大家都觉得也没什么不可能的,大概喻队也像张副那么深藏不露吧。


“所以到底能喝多少呢?”


李轩有些好奇。


9.


喻文州面带歉意地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


他诚恳极了。


“我一般都是喝差不多了就等着把喝醉的送回去的。”


“也没喝多过不太知道到底能喝多少。”


“那你们俩,没拼过酒?”


张佳乐先指黄少天再指喻文州,眼里带着一百分的好奇。


喻文州又笑了。


10.


黄少天炸了。


“队长队长队长你别笑了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快收起来收起来啊,不是你别看我,别看我!队长你还是不是我的好队长了你竟然嘲笑我,你就是嘲笑我你看你那眼神,队长你再这样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完蛋了,船翻了你懂吗,沉底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抬手摸摸对方头发安抚情绪。


“所以……黄少天这是完败?”


张佳乐执着于喻文州的酒量。


“怎么跟你说呢,”黄少天左右看了看“老王不在吧,那我就说了啊。”


喻文州帮他确认了一下,王杰希确实不在。


其他人奇怪地看了他们俩一眼,没有说话。


“那一次我跟队长夏休去老王家嘛,正好赶上老王心情不好——方士谦不知道流窜到哪里去了失联了好长时间,又赶上老王喜欢的球队爆冷门输掉了,然后老王就在楼下买了一箱燕京,扬言要一醉方休,我和队长想安慰安慰他,就陪他喝。”


“结果你们不知道,老王那酒量,也太差了!喝了半瓶吧,就开始胡言乱语,你说平常那么高冷一人,这么毁形象让他药的孩子看见得怎么想,我和队长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灌倒了,睡了就不闹了,我和队长还在他脸上画了两撇胡子。”


底下的听众们分析,一定是王杰希喝多了连方士谦带蓝雨一起骂了。


而且主要炮火应该在蓝雨那。


“老王倒下了我和队长一看,酒基本还没动呢,又不能退,就合计给他都喝了吧闲着也是闲着,然后队长说他不想喝啤酒,我也知道他不爱喝啊我就说我自己喝你找点别的饮料喝吧,然后我这边半瓶酒没下去,队长拎着老王的茅台回来了。”


“老王真土豪啊,队长说他有一柜子的茅台五粮液洋河大曲。”


喻文州点头。


“你们……不会全给人家喝了吧?”


肖时钦庆幸这俩家伙没来过自己那。


“没没没哪能呢。”


黄少天摆手。


“我和队长也就喝了一瓶,大瓶的那种茅台,然后想带走几瓶来着,安检给我们拦下了,又送回去了。”


“我跟你们说啊,就那天,我和队长喝酒,我喝半瓶,队长喝一杯,后来我不行了,再喝就醉了,队长脸不红气不短的,没事人一样,然后队长不让我喝了,怕我难受,我们看老王睡得挺死的,就把他留在家我们俩出去撸串去了。”


“我们还把他手机放旁边了,怕他醒了找不到我们。”


11.


一时间很安静。


王杰希站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身后听完全程。


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蓝脸的窦尔墩盗御马,黑脸的王杰希不说话。


王杰希一点也不想回忆起那天自己半醉半醒中想去卫生间洗把脸,刚站起来,就听见了清脆的


玻璃碎掉的声音。


王杰希看着屏幕碎的惨不忍睹的手机。


王杰希看着一闪一闪的方士谦来电通知。


王杰希冷静地拿起个酒瓶子,有点沉。


王杰希挥手把它狠狠地砸到了桌子上。


我靠。


王杰希盯着流了一桌子还顺着往下淌的啤酒沫子。


黄少天你喝酒就喝酒你给我剩半瓶是几个意思?


喝不了一瓶不会不喝吗?


我说怎么这么沉。


王杰希式冷漠。


黄少天,我操您妈。


王杰希差不多酒醒了,一抬头,桌子上一瓶喝了差不多的茅台。


自己的珍藏没跑了。


黄少天从来不喝白酒。


喻文州,我操您妈。


你们两个王八犊子现在在哪呢?


王杰希再次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


又躺回地板上睡觉去了。


12.


王杰希是个很有忍耐力的人。


他想等到有一天,这两个人喝醉了。


他就把他俩扔金水河里。


王杰希还在等。


大概他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


因为微草随他,没一个能喝的。


灌醉蓝雨可能要无解了。


直到有一天,刘小别跟他说,自己把蓝雨的未来灌醉了,问他怎么办。


王杰希当即就给喻文州发短信,让他亲自到金水河去捞自己家未来去。


不许报警,只能带黄少天,要不撕票。


蓝雨那边罕见的没有回垃圾短信。


估计是金水河里淹死了。


王杰希圆满了。


王杰希忘了一件事。


“小队长,我也很能喝的啊。”


手机那边的方士谦一脸你不爱我了你根本就不记得我你不是我亲亲爱爱的小队长了的表情。


王杰希思考,自己是怎么醉的来着。


13.


“所以那天文州到底喝了多少?”


叶修问。


“应该不到一斤吧。”


喻文州想了想。


“七八两,少天不能再喝了。”


喻文州有点遗憾。


“杰希的酒还是很好喝的。”


“可不是,三十年的窖藏,能不好喝?”


王杰希笑着的样子,像王不留行进化成了食人花。


14.


王杰希这一吓让黄少天的酒兴刷的就没了。


方锐却不肯放过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职业选手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不能喝酒,但是他们心知肚明喝酒会对他们造成怎样的后果。


如果不是今天锁定了胜局。


这箱从第一天就在苏黎世的中国商店买来的百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开。


当然要喝得尽兴一点。


方锐想着,抬头看了一圈。


“周泽楷啊,你不来喝一点?”


15.


孙翔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阻止。


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周泽楷无所不能。


可惜只有一箱啤酒。


幸好只有一箱啤酒。


孙翔想起了自己听说的周泽楷当年的表白。


当时轮回夺冠,轮回战队一众在歌厅喝酒通宵。


大冒险轮到江波涛和周泽楷,杜明起哄让江波涛猜出来周泽楷的心上人是谁。


猜不出周泽楷就喝酒。


听起来挺离谱的,但是周泽楷同意了。


范围是全联盟,当时轮回队员倒是都知道。


也没想难为他们俩,联盟的女选手加在一起也就够周泽楷喝半箱的。


周泽楷说过自己酒量还不错。


然后一箱下去了。


两箱……


轮回沉默了,联盟里的一百多号人,就只剩下他们内部这几个没说过了。


周泽楷脸有点红,不知道因为什么。


绝对不只是喝多了。


但是周泽楷一点都没有醉,江波涛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他的手动都没动。


重复了一百多次的抬手灌酒动作,终于停止了。


不知道是谁看了一眼地上,发现周泽楷喝完酒之后,竟然还把酒瓶子摆成了个心形。


孙翔听的时候觉得有一颗少女心在跳动。


16.


孙翔仰头喝掉最后一口,抹抹嘴看唐昊。


很好,刚才喝了一口。


现在睡着了。


没指望了。


孙翔觉得有人比他更适合一些名叫六个核桃的产品。


然后他摇摇晃晃地走过去,一歪头,在唐昊旁边挺尸了。


17.


李轩苦哈哈地为了知道吴羽策的酒量跟方锐对干了一罐,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后方锐告诉他,吴羽策是整个五期最不能喝的。


也就半箱吧,肯定倒了。


方锐信誓旦旦。


李轩眼前一黑。


18.


张新杰打完电话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两极分化的场面。


叶修,王杰希,肖时钦,李轩,唐昊,孙翔。


躺着。


喻文州,黄少天,张佳乐,方锐,周泽楷。


坐着。


坐着那几个竟然还在打牌,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喝过酒的样子。


酒箱已经空了。


张新杰计算了一下,如果两个姑娘不在的话,应该是能喝酒的和不能喝的对半分。


19.


可惜没有酒了。


张新杰有点遗憾。


好不容易打破了自己十一点睡觉的好习惯,却因为跟韩队分享喜悦错过了喝酒。


夜晚还有一半,好难熬。


20.


张新杰想多了。


下一刻,楚云秀和苏沐橙拎着大概是超市里买来的瑞士干红和不知道哪里搞来的衡水老白干进来的时候。


夜才刚刚开始。











*“歪,是老韩吗?我楚云秀,张新杰喝多了,你来接他吗?”


“孙哲平吗?张佳乐醉了,你来把他接走吧。”


“老林啊,你们家方锐大大不行了,再不来接走耍酒疯不管啊。”


“小江啊,不好意思啊,那个,我把小周灌多了,你能来接他吗?”


“郑轩?你们家正副队全多了,在这睡着呢,你给接走啊。”


楚云秀放下手机,撇撇嘴。


“真不能喝,这一会就都多了。”


“没劲。”


楚云秀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白的,跟苏沐橙装着橙汁的玻璃杯相碰。


“致荣耀。”


“干杯。”









前面是在苏黎世。


后面云秀女王撂倒国家队是回国后。


一些酒可能有小问题,欢迎捉虫


还是感谢看完的大家,笔芯比秋葵




小佐:

【如果被和谐的话去看微博,emmmm我这么健康的亲情互动啥都没干啊!!  】


假装没有迟到的的迟到的生日祝福,其实是配合上次的黄少柯基的生日贺来着


一家三口的故事,送给我们帅气又可爱的少天,生日快乐!


PS .评论里你们不许说柯基比少天可爱的啊我是极度认真的,严肃jpg。


转抽福利、场贩通贩的追加解释请看P9【微博链接:点我


另外CPSP摊宣也有福利,【CPSP摊宣转发传送门:点我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